? 38元大虾阵痛之后:青岛失落的骄傲_漫外音,分享有趣的漫画

38元大虾阵痛之后:青岛失落的骄傲

发布日期:2022-02-20 12:47   来源:未知   阅读:

  游客逐渐散去,银杏叶将飘起,青岛正在迎来最舒适的时节。国庆长假是青岛最后的疯狂——此后,旅游业转入淡季,蓝天碧海回到日常,大街小巷归于寂静。

  “几个亿打造的‘好客山东’输给了38元大虾。”网友言论虽然过激,但骄傲的青岛确实被这只小小的虾刺痛了。

  愤慨、痛心、自嘲、失落等连锁反应之外,是青岛人对今日青岛的反思:除了碧海蓝天红瓦绿树和历史老本,今天的青岛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经济活力不足,高消费低收入,人才流失,除了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既偏安一隅又渴望活力的年轻人有些无奈。

  国庆期间,来自四川广元游客肖先生在这里的善得活海鲜烧烤家常菜烧烤店消费被宰,点菜时已向老板确认过“海捕大虾”是38元一份,结账时变成38元一只,一盘虾要价1500余元。报警后警方表示没有执法权,物价、工商部门则以不在上班时间为由不予处理。

  事情被曝光并发酵后,“青岛大虾”一度被各种段子玩坏,青岛的幸福休闲之城的形象也跌入谷底。

  目前,涉事烧烤店已关门,物价局与市场监督局的处罚告知书贴门上:涉嫌价格欺诈罚款9万。时有行人围观处罚通知书。甚至有人在店门口合影留念。

  肖先生已收到青岛市物价局的644元汇款和事发地派出所所长电话道歉。他希望事情能告一段落,“不希望一只虾毁掉青岛形象。”然而在青岛的街头巷尾,青岛大虾已然成为挥之不去的话题。

  河南路一家老字号里,神情倨傲的青岛老阿姨叹气说:“丢人,太丢人了。这种事肯定不是本地人干得出来的。青岛本地人,这么小的圈子谁会做这种没智商的事儿?”

  四平路附近的一家家庭面馆,做了十几年生意的老板娘观点不同:“外面开店房租那么高,不宰客能挣着钱?”因为老城区改造启动搬迁,老板娘的小店也即将终结使命。在外面找房子开店的房租压力太大了,不如不做。

  投入几万到上十万一年的房租,加上装修、人工,在好地段开一家像样的饭店投资动辄要几十万,而且做餐饮又苦又累,本地人宁肯不挣钱,也不去冒这个风险。

  而这反而给前来谋生的外地人留下了生存空间。登州路啤酒街上一家年头较久的本地饭店大堂经理介绍,以这条著名餐饮街为例,经营者中外地人就占了一半多。

  外地老板缺乏稳定客源,加上没有熟人圈制约,心急赚块钱,有的便不择手段宰客。被投诉了,就改头换面重新再来。周围商家虽心知肚明却也没办法。

  青岛旅游业淡旺季泾渭分明,旺季除了7、8月份,就是十一黄金周。国庆周无疑是商家进入寒冬前最后的机会。

  宰客事件的乐陵路并不在景区,客流量并不大,据媒体报道,事发店今年6月刚开张,生意一直不好,店主又刚生了孩子、交了下半年房租……用青岛人的话说,老板“来不及”了,竟使出这么可笑的招。

  国庆结束后的青岛,景区和商业街显得异常冷清。卖花姑娘和弹吉他的小伙独自落寞。外地老板纷纷关门回老家,宁愿白交半年房租,也不愿开门不开张。他们如候鸟般往来于青岛和老家,有的干脆只做一次性买卖,明年不来了。

  青岛本地人也毫不避讳,景区宰客由来已久,游客被宰甚至被打的事情都时有发生。只是本地人几乎不去这些地方消费,井水不犯河水。政府有租收,便也睁只眼闭只眼。

  童线岁的大圣自小生长在青岛地标天主教堂下,是爷爷辈儿就来青岛打拼的“老青岛”。从小生长在老街里,在最好的小学上学,有种老城区人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但十几年的创业经历让他发觉,青岛早已不适合年轻人。

  和以往的新闻事件一样,“青岛大虾”再次被借题发挥、引发地域之争,变成一些青岛人对东北人不满的发泄。尽管老板的真实身份没有被公开,网上还是出现了数条“老板是东北人”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