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文化 >

走近鲁迅:不耻谈钱,务实谋生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8-23 05:33   来源:未知   阅读:

鲁迅说:“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人类有一个大缺点,就是常常要饥饿。为补救这缺点起见,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不苟活,就要肯俯下身去做些踏踏实实的事情,金钱的独立是精神独立的第一步。

鲁迅看人生的眼光很尖锐,翻开他的书,总能发现一些特别的东西,有些话由鲁迅讲出来,就让人觉得原来好多习以为常的“道理”,其实只是再虚假不过的伪装和麻醉,这种猛然一惊的感觉在阅读鲁迅作品的时候会经常产生。比如说钱,我们还很难找到第二个人可以像鲁迅那样直截了当的讲出钱的要紧,又透过吃喝拉撒的小事看得那么深那么远。鲁迅的智慧常常是咄咄逼人的,逼着假的东西无地自容,逼着糊涂的人们正视人生。

鲁迅是家中的长子,少年时就没有了父亲,按照中国人传统的习惯“长兄为父”,成年以后,一家大小的吃穿用度始终是压在鲁迅肩上的一副沉重的担子。生计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实,鲁迅曾在信中说:“中国是古国,历史长了,花样也多,情形复杂,做人也特别难,我觉得别的国度里,处世法总还要简单,所以每个人可以有工夫做些事,在中国,则单是为生活,就要花去生命的几乎全部。”所以鲁迅笔下所谓的人生是极其具体的,他常常规劝那些求教于他的青年“天下事尽有小作为比大作为更烦难的”,如果让一吊铜板扼住了喉咙,那还谈什么远大理想呢!

在北京的鲁迅博物馆里有一张鲁迅1920年?1926年的工作统计表,这段时间里,鲁迅一边在教育部任职,一边先后在北京大学、女子师范大学、黎明中学等8个大、中学校马不停蹄的兼课,而这段时期也是鲁迅创作颇丰的时期,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鲁迅都要伏案写作到天亮,在这样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密度的工作中,他写出了《野草》、《中国小说史略》、《故事新编》、《呐喊》等重要的作品。鲁迅曾经很诚恳的承认自己是很能做的,白天做的事情未必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可拼命赚来的薪水却可以让他在夜晚心无旁骛的写作。

北京鲁迅博物馆

面对爱做梦的青年,鲁迅并不强求他们同自己一样,鲁迅对他们的梦想是爱护的,但同时也劝告他们“醒着做的梦不免有些不真”。曾有一个青年请求鲁迅为他编的一本书写序,而且坦率地说请他写序是为了书可以更好卖,鲁迅欣然应允了,他很希望青年能够靠自己的能力谋得生存的资本,而不是一副眼高手低的样子,“一说到吃,就觉得近乎鄙俗”。鲁迅毫不客气的在《娜娜走后怎样》中说:“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吃饭的问题大于一切。

“我们大可以不必讳言要吃饭。”这句话今天的意义恐怕并不亚于当初。尽管我们的时代稍与鲁迅的时代不同,可道理是一样的,一切的尊严、梦想,事业、兴趣都来自于扎实的生活保障,在把自己的生活“做大”之前,要先把生活“做稳”。谋生的意义有多大?一个敢于对生活提要求的人,首先应该是能养活自己的人。看看易卜生笔下的娜拉,娜拉不肯做家庭的玩偶,果敢的走出家门了,这是一个让人扬眉吐气的结果,可鲁迅却认为这个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他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了,他问:娜拉出走后怎么办?“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因为“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30年代的张爱玲也曾经讨论过同样的问题,她做了一篇《走,走到楼上去》,靠人供养的姨太太们,一吵了架,最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走,然而走到哪里去呢?没有钱和养活自己的本事,就只好一甩头走到楼上去,狠狠的把房门摔上。等到吃饭的招呼声响起,又只好忍辱负重的走到楼下。正如鲁迅所说,没有人能够提着自己的辫子离开地球,人活在世上总要有所依托,人不能依靠“漂亮话”活着。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